首页
 > 

家庭教育

 > 正文

二十年随身携带“口袋书”女医生“神预判”击退“产科死神”

  • 编辑时间: 2019-11-15

  出院前,患者为救命恩人送上锦旗(右一为彭丹丹)

  彭丹丹和她的口袋书

  20年来产科医生手写“口袋书”随身携带,只为应对“万分之一”发病概率的罕见病。7月21日,33岁的李女士产后遭遇致命“羊水栓塞”,幸而医生早已将抢救流程谙熟于心。当晚,在十余名医护人员的密切配合下,李女士有惊无险,昨日康复出院。

  产妇遭遇罕见羊水栓塞

  医生通过蛛丝马迹准确预判

  33岁的李女士家住东西湖,怀孕20周时查出妊娠期高血压。7月21日,怀孕39周的她住进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产科待产,次日晚8时顺产6.4斤男婴。

  此刻,全家人沉浸在喜悦当中,却不知危险正悄悄逼近。晚9时,李女士有心慌、乏力的表现,助产士注意到她子宫收缩尚可,但阴道流血渐渐变成不凝固的状态,这一异常现象引起了医护人员的注意。

  产科副主任医师彭丹丹,是当晚值班的上级医生。她闻讯赶来,监测产妇血压为95/60毫米汞柱,这个看似正常的血压值,对一名患有妊娠期高血压的产妇来说,无疑是休克血压。而产妇出血量1050毫升,尚不至于引发休克,结合前期症状表现,很有可能是羊水栓塞引起了心衰。“坏了!可能是羊水栓塞。”彭丹丹立即联系检验科,急查产妇血常规、凝血功能。

  然而,血液检查至少半小时才能出结果,而羊水栓塞一旦发生,短时间就会危及产妇生命。来不及等化验结果,彭丹丹凭借经验,用空注射器抽取5毫升静脉血放置观察,5分钟后血液仍然不凝固——患者因羊水栓塞引起弥散性血管内凝血可能性极大!

  9时10分,根据“羊水栓塞”的预判,彭丹丹向输血科调取了4个单位的红细胞和500毫升血浆;9时30分,再次向输血科调取2个单位的血小板和40个单位的冷沉淀。未待病情进一步恶化,彭丹丹和娄吉成医生便开始为患者实施宫腔球囊压迫止血,同时建立静脉通路先行输血,为救治患者争取了宝贵的时间。

  6个学科协同作战

  医护人员奋战6小时“抢”回患者

  晚10时,产科主任熊国平赶到医院。此时,血液检查报告出来,证实患者为羊水栓塞,且已出现凝血功能障碍。一场集合产科、麻醉科、手术室、检验科、重症医学科、超声诊断科10余名医护人员的生死急救,随即展开。

  产妇需要大量输血,但紧急调拨来的血液制品太冰凉,3名护士轮流将其抱在怀中,用体温将之捂热。经过输血、输液、球囊九乐棋牌压迫止血等一系列治疗后,产妇仍出血不止,几名医护人员一路小跑将李女士推进手术室。一路上,产科医生沈健全程按摩子宫压迫止血,一刻不敢松手。羊水栓塞的抢救,必要时需切除子宫保命,考虑到产妇还年轻,加之前期处理得当,熊国平主任果断决定为其保留子宫。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23日凌晨3时许,李女士生命体征逐渐平稳,出血基本止住,随后转入重症医学科密切观察和治疗。

  一位知名产科专家曾在学术报告中总结,羊水栓塞死亡率高,原因主要有两点——太迟,太慢!而熊主任总结这次成功的抢救,经验也是两点——预判及时,行动迅速!

   手写“口袋书”时刻揣在怀里

  她希望这些知识“永远用不到”

  从事产科工作20余年,彭丹丹医生习惯在工作服口袋里装一个小本子,上面手写记录各种产科危重症的抢救流程和用药方案,如羊水栓塞、产后大出血、过敏性休克等。

  羊水栓塞,指分娩过程中白金会或分娩后,羊水进入白金会母体血液循环,引起急性肺栓塞、过敏性休克、弥散性血管内凝血、肾功能衰竭或猝死等严重并发症。羊水栓塞发病率仅为1.9/10万-7.7/10万,死亡率却高达80%。

  “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发生概率,我们也要时刻做好准备。”彭丹丹坦欧博平台言,羊水栓塞发病率很低,意味着很多产科医生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遇到。越是在这种情况下,一旦危机来临就更容易措手不及。

  “口袋书”是否在此次抢救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?彭丹丹坦言,发挥作用大,但功夫在平时,抢救羊水栓塞患者必须争分夺秒,靠临时翻笔记断然来不及。她介绍,产科碰到急危重症的概率相对较小,加之医学知识更新很快,她将书本中的知识要点和临床经验教训记录在小本子上,利用碎片时间学习巩固,才能白金会在危机来临时有备无患。“这就好比学生记笔记,目标是把知识装在脑子里,而不是考试时对照看”。

  第一次碰到羊水栓塞并成功救回,彭丹丹感触颇多。她发朋友圈表示,“从业生涯里能够成功抢救一位羊水栓塞产妇,是一件引以为傲的事,但其实我和同事打心里都希望,一辈子用不上这些知识”!

  【对话】

  记者:为什么想到手写“口袋书”?

 欧博平台 彭丹丹:我读开元棋牌书时使用的教材是第三版《妇产科学》,现在已经出到第九版了,医学知识更新很快,记笔记主要目的是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学习,确保自己的知识积累可以应对各种复杂情况。

  记者:这个习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

  彭丹丹:准确地说,这个习惯是从学生时代延续下来的,我1994年进入临床工作,一直有做笔记的习惯。

  记者:用旧的笔记本都保存下来了吗?

  彭丹丹:都保存到脑子里了,每次换新本子的时候,前面已经掌握牢固的知识就不再抄录了,只更新和补充新的、尚未掌握的知识点。现在这个“口袋书”用了有4年多了,陆陆续续记满了30多页。

  记者:怎么看待“口袋书”在此次急救中发挥的作用?

  彭丹丹:确实发挥了很大作用,但更离不开团队合作,我们的年轻医生对病人出现的些许异常观察入微,能够及时捕捉到危险信号。熊国平主任顶住压力,做出为患者保留子宫的决定,尤为不易。

  记者:抢救成功是什么样的心情?

  彭丹丹:很欣慰,很有价值感。对医生来说,最大的成就就是能够治愈病人。(记者 武叶 实习生 程莎 通讯员 刘姗姗)